首页 > 书库 > 《待到咸阳花开时》待到花开时 小说TXT 待到咸阳花开时免费试读

待到咸阳花开时

古言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待到咸阳花开时》是流淞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政,魏子信,书中主要讲述了:,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10-12 12:04: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待到咸阳花开时》是流淞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政,魏子信,书中主要讲述了:,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

《待到咸阳花开时》免费试读

,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牧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诗经.小雅.》

半睡半醒间,似乎是有人动了自己的头发,出于本能的,赵政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手。

“啊!”

魏子信惊呼了一声,吵醒了睡在旁边的李斯和燕丹。看了看两人,魏子信一阵气恼,道:

“你放开!”

“你要干嘛?”

赵政此刻的语气绝对不算好,做了错事却是不愿承认,只听魏子信道:

“不就看看嘛!有什么不能看的!你当我稀罕啊,看你那么个大黑脸!”

赵政松了手,那眼神却是极为的不善,魏子信揉着手腕,咕哝道:

“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

李斯打了个哈欠,转过身,继续睡,这事儿,他管不了。但是燕丹这个初来乍到的,见着两人闹了矛盾,便道:

“魏兄,还有这位、、、、、、、”

话到嘴边这才发现他还不知道赵政的名字。

“阿政。”

赵政侧过身子,脸上那是、、、、、、害羞了?!只是他脸上的黑土也不知是何时抹上去的,声音也刻意的压低了许多。

魏子信看着赵政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嘟囔道:

“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啊!通古你干嘛!”

李斯突然坐了起来,吓了魏子信一跳。

“睡醒了,该起了。”

见李斯终于肯搭理自己了,魏子信可怜兮兮的道:

“通古,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会把我们怎么样啊?”

李斯摇头,道:

“不知,燕兄也不知吗?”

燕丹不好意思道:

“这个,在下真是不知,还请通古兄见谅。”

李斯有些随意的看着赵政,道:

“阿政,你呢?”

赵政摇头。

“不知。”

“喂喂喂,干什么呢你们,还聊上了啊,出来干活了!快点儿!”

那汉子踢开了小茅舍的门,那扇门颤颤巍巍的在晨风中抖着。

可以脱离这个充满骚臭味儿的小茅屋,魏子信可是极其愿意的。四人出了茅屋,这才看清了他们住了一晚的地方,原来是一个只有一人高的圆形粮仓啊。应该是废弃了许久,这里边儿的气味儿才这般难闻。天色仍有些昏暗,却也足够看清周围的环境了。低矮破旧的茅屋错落在四周,满是灰尘和污泥的道路,偶有路过的佝偻妇人,带着畏惧的眼神看着他们,这地方,与邯郸城的歌舞繁华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这里真是邯郸城属地吗?”

这儿最为吃惊的要数燕丹了,虽是到赵国做质子,然而这自幼便养尊处优的燕国太子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

“哟,瞧这问的,这不是邯郸城还能是哪儿啊?”

“那、那、怎会、、、、、、”

那答话的青年走到燕丹面前,听着声音,便是昨夜为首的男子。

“哼~!你们那些个王公贵族,自己吃饱喝足也就算了,何曾管过百姓的死活。”

“老大,别跟他们废话了,带走吧。”

“带走!”

那几名汉子压着四人转身欲走,燕丹尤处在震惊之中,魏子信虽是见过,却也是极少的,此刻也不吵不闹。倒是李斯和赵政,极为镇定。

“等等~!”

青年突然喊住了几人,一名壮汉转身,问:

“老大,还有啥事儿?”

青年掐着腰,皱着眉,走到赵政身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摸了摸下巴,道:

“这小子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啊。”

“哎呀,老大,我对这小子可没什么映像,这天底下相似的人多了去了,也未必就是咱认识的啊。”

“不对。”

荆轲摆了摆手,问道: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赵政压着嗓子,道:

“我叫阿政。”

“阿政!”

这下不光是青年,就连旁边的汉子也惊讶了。

“喂~!小子,你是哪里人?可曾到过驹县?”

赵政始终低着头,听得那青年又问他了,回道:

“我是邯郸人士,自幼便长在邯郸,未曾去过驹县。”

青年想了想,又打量了赵政几眼,道:

“去吧去吧!”

天下那么多相似的人,也未必会是他啊,如果真的是阿政的话,他此刻应该是与阿女在一起吧。那青年,正是三年前驹县的荆轲。

一路上走着,魏子信小声问道:

“喂,你认识他们吗?”

“你别多想,我可不认识他们。”

赵政那张涂得乌黑的小脸上明显表现出了不高兴,魏子信可不乐意了。

“哎~!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啊!老子愿意同你说话你可得感恩戴德啊!”

赵政离开魏子信,凑到燕丹身边,道:

“我可不愿意,你爱跟谁就跟谁去。”

这一拳打在棉花上,魏子信能不气吗?

“你们两个混小子,一路上嚷嚷着不烦啊?再嚷嚷一句,小心老子剁了你们喂狗啊!”

这汉子这么一吼,两人这才安生了。天色渐渐明朗了起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看着他们皆是投来一些探寻的目光,偶尔也会与那些汉子交谈两句。魏子信看着周围的路过的人,还有那些在田里劳作的人,终是忍不住问道:

“怎么全是女人啊?没男人吗?竟连耕种这般粗重的农活都是女人和孩童来做。”

“男人?有啊。”

李斯指了指前面,魏子信抽了抽嘴角。

“几个小屁孩儿算什么男人啊。”

李斯却是一本正经的道:

“在这里的男人除了我们就只有这些人了,你若是嫌弃他们,那在下也是没有办法的了。魏子信,俗话说的好,知足常乐,你可不能太贪心了、、、、、、”

“得得得!打住打住!”

魏子信忙阻止了他,李斯话唠起来可不是人啊,他可是承受不住的。那汉子冷哼了一声,道:

“这村里的男人可都死光了,当年邯郸之战的时候就被那些秦狗给杀了,留下的全都是些老弱妇孺。”

说到此处,最为愤恨的便是燕丹同魏子信了,秦人,终究使他们心中的一个结。只见燕丹握紧拳头,看着旁边正在田间劳作的妇孺,愤恨道:

“秦人素来好战,实在是太过凶残了。”

“你又不是秦人,又如何得知他们凶残?”

不光是燕丹,就连李斯和魏子信也有些诧异,这话竟是赵政说的。见几人都看着他,赵政一脸坦然的道:

“秦人也是爹娘所生,有血有肉之人,你又如何能说他凶残?”

反应过来的魏子信见赵政公然袒护秦人,愤恨道:

“秦人本就是凶残至极,你如何能为他们说话!”

赵政直视着魏子信,一张乌黑的脸显得尤为刺眼。

“你说秦人凶残,只因秦人强大。若是秦人不如赵人强,那被杀的也就是秦人,你们所说的凶残至极也就是赵人了。这天下间的诸侯哪一个不想争霸中原?今日我们之所以说秦人凶残,那是因为我们已经承认了自己不如秦人强大。”

赵政这话说的众人一愣一愣的,敢在赵国如此说话的,怕是只有赵政一人吧。

“你个狗杂碎!赵国白养你了!竟然胳膊肘往外拐,秦人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向着他们说话!”

最先动怒的竟是那个汉子,眼见着就要动手打赵政,那些人却是没有想过出来阻拦,全都在想着赵政方才的话,心中可谓是五味陈杂。

“这位壮士,你可尊敬你的老大?”

就在这危急时刻,竟是李斯拦在了赵政身前,赵政有些诧异。大汉愣了愣,这么没由头的问题,也不知他要做什么,口中答道:

“自然是尊敬的。”

李斯顶着那张毫无变化的脸,语气却是极为生动起伏。

“我看不是。”

自己对老大的尊敬被人否定了,大汉可是急了。

“胡说!狗杂碎!老子哪里不尊敬老大了!”

“你老大让你带我们走,并未让你动手打阿政。你若是尊敬你的老大便会听他的话,也就不会想着要打阿政。如今你既然想要打阿政,就说明你没有听你老大的话。你既然没有听你老大的话,就说明你不尊敬你大,如此说来我说你不尊敬你的老大又有什么不对?你若是想要尊敬你的老大,便不能打阿政。”

“你、你!”

大汉被李斯说的一愣一愣的他又如何能够说得过李斯?当下一急,吼道:

“我听老大的话不打还不行吗!快走!”

大汉气急败坏的在前面带路,李斯看着赵政在看他,很想回一个笑容,却是如何也回不出来。赵政颇为诧异的看着李斯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去,弄得一头的雾水,还有一点儿小小的感动?

几人一直到了一间破旧的茅房前才停了下来。那大汉往里面喊了声,声音却是比对着他们说话轻柔了许多。

“阿婆,老大让我带人来给你修房子了!”

“哦,是大牛啊,荆轲让你来的?”

一位婆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名叫大牛的汉子忙上前扶住她。

“阿婆,你眼睛不好使就别瞎走。”

虽是埋怨,却是充满了关心。

“知道了!知道了!”

这位婆婆的眼睛看不见,只是对着前方道:

“谢谢你们了,小伙子。”

李斯竟然鬼使神差的板着脸声音极为温柔的道了句。

“不用谢,阿婆。”

这极大的反差又让几人吃了一惊。大牛分了工,几人便忙碌了起来。魏子信拿着茅草,偷偷问道:

“喂,大牛,阿婆怎么一个人住啊?”

大牛翘着二郎腿,监

《待到咸阳花开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