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章锦》九章别墅官网 别扭受 九章锦清水文

九章锦

玄幻言情连载中

《九章锦》作者:光环嘟,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明萨,花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半老人每次,都按固定的频率来铺里,七天来一次。 每次过来,总是拉着辆笨重的木车。那木车也破旧的可以,车轮磨损的咯吱咯吱响。 木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3 08:03: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九章锦》作者:光环嘟,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明萨,花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半老人每次,都按固定的频率来铺里,七天来一次。 每次过来,总是拉着辆笨重的木车。那木车也破旧的可以,车轮磨损的咯吱咯吱响。 木车

《九章锦》免费试读

半老人每次,都按固定的频率来铺里,七天来一次。

每次过来,总是拉着辆笨重的木车。那木车也破旧的可以,车轮磨损的咯吱咯吱响。

木车很庞大,车上还载着个筒形的大木桶,但从未见他吃力过。

他每次来铺里,都要花掉好多银两,且都要拉回满满一车花草。也不知道,他要那么多花做什么。

而且伙计们每次都厚着脸皮坑骗他,卖给他的价格,要比给其他主雇的翻倍还多。

他似乎不太明白市价,有些痴傻,每次伙计们Jian诈的笑脸,他都见如不见,头不停的摇啊摇着,不等伙计多撺掇几句,就从怀里掏银子出来。

明萨向店里的伙计打听过半老人,得到的答复是: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住哪,什么来头,跟踪他的人,每次跟到一半都被他甩掉,据说他是个武功高强的傻子。

看他的装束,不像是官候之身,倒像是富贵人家的奴仆,但他又全凭自己做得主,且有花不完的银子,这一点看来,又不可能是奴仆。

他曾说,这些花是买给他媳妇的,所以,只要伙计说一句,这花女人都喜欢,他就会买下。

听来的确脑筋有问题,不是疯,就是傻。

但明萨却不知怎的,心中十分不忍。

或许是因为他虽痴傻,却对情如此虔诚,也不失为情圣一枚。

终于又一次,花草铺里的伙计们,都去后院帮忙搬运花草了,半老人那天来的比以往早了一天,正巧只有明萨一人在堂前。

“老伯,您来啦!”以前明萨怕自己多事,丢了饭碗,这次终于有机会跟他聊聊。

明萨热情地迎上去,那半老人抬眼瞟了她一眼,竟有些惊讶。他怔忡片刻,呆呆地张大了嘴巴。

还是青城男装扮相的明萨,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忙问:“您这次怎么早来了一天?”

半老人又瞟了瞟明萨,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晃着身子,就朝新进花卉那一带走去。

他是绝对的老主顾,早就习惯这里的摆设,也不必伙计们多介绍什么,只要看着不丑的花,他几乎都买。

也亏得真有如此痴傻之人存在,这铺里的老板,真是富到流油。

“老伯,您每次买那么多花回去,院子放得下?”明萨不放过任何机会,想让他开口。

半老人把眼神从地上的花草转上来,几乎是不屑的迅速瞥了她一眼,然后快速晃了晃头,继续低头看花。

真是个奇怪的老家伙!明萨心中莫名其妙。但看他眼睛和神色间的偶尔镇定,又不像是完全痴傻之人。

“您夫人,应该是位养花行家喽?”明萨想,你不就是疼媳妇吗,那我换这个话题,看你搭不搭腔。

果不其然,半老人瞬时抬起了头。

看着明萨的眼睛,脑袋左右摆摆,眼睛骨碌碌上下转着,有些挑衅有些顽劣,然后飞速说了句:“都死了!”

语速之快,让明萨完全没来得及准备,甚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

都死了?什么都死了?

夫人?

不会吧,还是说花都死了?

见半老人继续选着花,还忙叨着,自己动手将看中的花拿到一旁,这是准备一会结账的意思。

“这花叫风信子,秋天生根,早Chun发芽,三月开花,有蓝色、粉红、白色、鹅黄八种颜色……”

明萨心想,等你结账走人,下次不知还有没有机会,提醒你别再被骗。于是自顾自地介绍起来,希望能引起半老人的注意。

可就在明萨并不抱多大希望时,半老人突然抬起头,停下一直忙着搬花的手。眼睛瞪圆了,看着明萨,像是看着什么稀奇珍宝一般,盯着不动。

他这一看,明萨反而说不下去了。

他眼睛里,哪里有老人家的智慧和淡然,分明就是童真的孩子一样澄澈,他那副好奇心泛滥的表情,让人不禁生出怜惜之意。

半老人见明萨不说了,反而急躁起来,又摇晃起了脑袋。额前白发,由于他的急躁,竟有几根竖了起来:“你倒是说呀!”

他的声音高亢沙哑,语速还是快如疾风。

明萨晃过神来,他果然爱听这些养植之术,那看来他刚说的那句“都死了”,应该是说,买回去的花都死了。

这些花都是珍稀品种,他这样对种植一窍不通,拉回去不死才怪。

“风信子自然开花是三到四月,五月方能结果,六月就开始枯萎,进入休眠……”明萨娓娓道来。

“还能结果儿?”半老人打断明萨的话,断然问道。

显然,这理论超出了他对花的认知。他拉回去的花,应该是不到七天就死光了,不得已,他七天要来再买一批。

“当然,看你怎么种了。”

“怎么种?”半老人来了兴致,性子又急,恨不得马上搞清楚。

“这花耐寒,培育它要有凉爽的环境和砂质土壤,不要积水,土要疏松。”

半老人听着发出一声叹息,声音中带着后悔的意味,果然是把花种死了。

然后他用一种十分崇拜的眼神,看着明萨,犹豫着在地上选中的花里面,看了又看,指着一盆淡粉色,形如莲花座塌一样的花问:“这叫什么?”

“这花是小红衣。”明萨答道。

“那怎么种?”他半躬着身子,看看花又看看明萨,也不站直。本来身形就不高,这样一躬,更像个顽童。

“也要沙土,要有很好的通风和阳光。种的好了,花色就鲜艳粉红,种的不好,花甚至生不出粉色。水不要浇太多,十天左右一次就足够,浇要浇透。”

半老人再一次张着嘴,半天不合上。

“那…”半老人低下头,又寻觅着想要询问其他的花:“这个……”

“老伯,不急,”明萨拉住他还要指向花儿的手,打断他一问不停的话,心想还不如说点有用的。

你这么问下去,我得跟你解释到什么时候,而且你也记不住啊。

“老伯,我问你,以前你买回去的花,是都死掉了吗?”

半老人眼睛直勾勾的,默认着快速点头如捣蒜。

点头之后,他似乎发现不对劲,然后提高了声音说道:“你以前怎么不说这些,你不说,我不会,它们就死了。”

说完,他看看明萨,又恍然大悟似的说:“不对,我以前没见过你。”

《九章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