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希望与图腾》希望与遗赠 女王 希望与图腾娘受

希望与图腾

都市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希望与图腾》的小说,是作者常兆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班主任王德超老师的话刚说完,田禾壮赶紧说道:“王老师,明天早晨不用麦儿送我,我走得早,麦儿不能耽误正事,王老师,真是太麻烦你了!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6 08:0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希望与图腾》的小说,是作者常兆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班主任王德超老师的话刚说完,田禾壮赶紧说道:“王老师,明天早晨不用麦儿送我,我走得早,麦儿不能耽误正事,王老师,真是太麻烦你了!

《希望与图腾》免费试读

班主任王德超老师的话刚说完,田禾壮赶紧说道:“王老师,明天早晨不用麦儿送我,我走得早,麦儿不能耽误正事,王老师,真是太麻烦你了!”

“老田,你今后来给田理麦送粮食,尽管来找我,你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会给学校领导汇报你的事情,学校领导也会理解的!”班主任王德超老师没有给田禾壮说客气话,而是说了田禾壮今后来给田理麦送粮食和钱来学校的住的问题。

“王老师,这怎么行呢?学校的客房是接待学校客人的,我又不是,我只是个学生家长!”田禾壮听了王德超老师的话,嚅啜着说道。

“田理麦,你记住,你父亲来了学校,你就告诉我一声,学校的客房空着也是空着,睡睡也不打紧的。刚才我就不陪你父亲了,我还有作业本没有改完,让你父亲早点睡,他真是挺不容易的!”班主任王德超老师说完便走了!

田理麦望着班主任王德超老师离去的背影,心里涌起慼动,但他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对父亲田禾壮说道:“爸,洗洗睡吧!?”

“好的,麦儿,你和夏礼周同学可以走了,我自己洗干净就行了,不会把学校的被子盖脏的,明天早晨你们也起来得早,加上细娃儿瞌睡又大,你俩早点去睡!”父亲田禾壮说道。

田理麦知道,如果他和夏礼周坚持要帮助父亲侍弄洗涮的话,父亲田禾壮是要生气的,自己的父亲自己了解。

田理麦没有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夏礼周,对父亲田禾壮说道:“爸,明天早晨我把早饭打来,送到这里来,你吃了早饭再走!”

“麦儿,明天早晨你就别管我了,你好好读书就比什么都好,我的早饭我从屋里出发时,你妈给我准备得有米粑粑,不用你们管,再说,我要说了一顿,麦儿,你不就有一顿没得了?”父亲田禾壮说到后一句时,还咧嘴笑了笑。

田理麦听了父亲田禾壮的话,不再说什么,与夏礼周出了那客房直奔学生寝室。

田理麦和夏礼周刚回到寝室,熄灯号就响了,接着灯便熄了。两人摸索着洗了脚,就上床睡了!

田理麦在床上睡不着,他一会儿想到了父亲睡在学校客房不知怎么样,一会儿又想到了班主任王德超老师的帮助,王德超老师的帮助在父亲田禾壮心里肯定是莫大的恩惠!田理麦也想到了家里的比父亲还大两岁的母亲杨梅珍和正在读小学的妹妹田理玉!

说来也怪,田理麦还想到了班上的文体班长罗思思,也想到了小学的那位女同学单多一,田理麦还在心里把她们俩人进行了一番比较!

朦朦胧胧,恍恍惚惚,直到很晚了田理麦才睡过去!

半夜里,田理麦醒了两次,因为他知道,父亲肯定起床会非常早,他想去送送父亲田禾壮,虽然这又不是父亲田禾壮第一次来给他送粮食和钱,但他觉得自己以往在这件事上疏忽了,每次真应该送送父亲,不过,在以往父亲来给他送粮食和钱,是将粮食和钱送到田理麦处便离开了,有时候田理麦问父亲吃饭没住哪里,父亲田禾壮就支吾着搪塞过去了!

田理麦猜想,以往父亲或许根本就没有在镇上住宿过,至少到Chun夏秋时节是这样,父亲是肯定舍不得去住旅馆的,因为那要花钱!

关于用钱,父亲田禾壮和母亲杨梅珍从来就不说田理麦钱用多了的话,用钱是田理麦用多少就算多少,也不说“儿子,你少用点!”的话,也许是受父亲和母亲的影响,连妹妹田理玉也不说那样的话!

大约离学校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也就是凌晨五点左右,田理麦醒了,他悄悄地穿衣起床,以免吵醒了寝室里的其它同学,待他穿好衣服下了床来,他猛烈才发现他的床前站着一个人。

“是谁?”田理麦小声地问道,这人险些吓了他一跳。

“嚁——,是我!田理麦!”

是同学夏礼周!

田理麦没有再问什么,因为他实在怕吵醒其他同学,待两人出了寝室后,田理麦才问道:“夏礼周,你起来这么早做么子?”

“一起去送你爸呀!”

“夏礼周,我爸我一个人去送送就行了,耽误了你睡觉,白天上课时,你又要打磕睡!”田理麦说道。

“打磕睡也要来送送,你起这么早,到处是黑乎乎的,给你打个伴!”夏礼周说道。

两人没有说上几句话,很快就到了田禾壮住的客房外,客房里没有亮灯,静悄悄的,由于天还没有亮,从窗户里看不清里面。

“田理麦,你父亲还在睡觉吧?!”夏礼周轻声说道。

难道父亲真的还在睡觉?听了夏礼周的话,田理麦也有些怀疑。

田理麦伸出右手轻轻地试着推了推客房的门,那门一下子便被推开了,见门没有闩上,田理麦轻轻地喊道:“爸——!”

客房里没有回音,田理麦一把将电灯打开一看:客房里空空的,哪里还有父亲田禾壮的影子?

田理麦有些着急,夏礼周见了说道:“田理麦,你着什么急吗?你父亲昨晚上不是已经说了吗,他要早点走,你父亲肯定已经走了!”

田理麦两步跨到床边,伸出手去摸了摸被子,只可惜床上的被子已经叠了起来,虽然叠得不齐整,但可以看出来,叠被人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田理麦没有在被子上试出什么,沮丧地坐在床上,他原本是今晨早一点起床来送送父亲的,如果父亲责怪他,他连理由都编好了,说是班主任王德超老师交待的,没想到,还是没有想到,父亲竟然还是更加早早地就走了,没有送成!

夏礼周见田理麦有些沮丧,便劝解道:“田理麦,你父亲走了就走了,反正他下个星期又要来,到时候我们再早点送送不就行了!?”

田理麦一想:也是,父亲这样来来往住的每个星期给我送粮食,又何必看重这一早晨的送行呢?

田理麦想到这一层,不禁笑了笑说道:“夏礼周,我们回寝室去,等起床铃响!”

两人将客房重新进行了整理之后,便回到了寝室,到寝室没一会儿,起床铃便响了!

上了早Cao,洗涮后上了早自习,但就在早自习下的时候出事了!

早自习的下课铃声响后,夏礼周来到田理麦的课桌前,正准备与田理麦一起去排队打早餐时,班上的另一名同学叫王仕堂的来到田理麦的课桌前,学着田理麦父亲田禾壮的声音大声地说道:“来,麦儿!”王仕堂的手还在田理麦的胸前装着递钱的样子。

此时,班上的同学绝大部分都还没有离开教室,一时间,教室里的同学哄堂大笑起来!

田理麦的脸瞬间由红变白,由白变紫,一会儿脸色完全铁青着,浑身也颤抖起来,田理麦狠狠地看了一眼王仕堂,一时田理麦不知道如何应对!

旁边的夏礼周见田理麦被王仕堂欺负,气得不像个样子了,便气愤地伸出右手推了王仕堂一把说道:“王仁堂,你这是干什么?”

“夏礼周,关你什么事?我不就与田理麦开个玩笑!”王仕堂边说话也推了一下夏礼周。

“老子靠你妈——!”突然,田理麦犹如一头发怒地狮子,一拳向王仁堂打去。

王仕堂正在面对着夏礼周,没有防备着田理麦,田理麦的这一拳重重地打在王仕堂的脸上,瞬间王仕堂的鼻子里流出了鲜血。

田理麦的拳头也许真的是打疼了王仕堂,王仕堂转过身子从另一位同学的座位上提起一把凳子来,就要砸向田理麦。

旁边的夏礼周见了,知道王仕堂的这一凳子砸下去,对田理麦来说不知是个什么后果!

夏礼周于是毫不犹豫地不顾危险伸出左手向王仕堂举起的凳子拦去,右手并向王仕堂抱去。

王仕堂举起的凳子被夏礼周的手一拦,去势缓了一缓,夏礼周的手被凳子击中,而且田理麦的左肩膀也被凳子击中,田理麦身体一晃,差点摔倒,好在有后面的课桌支撑着,田理麦没有倒下去!

此时的夏礼周顾不得左手的疼痛,双手将王仕堂抱住,因为,王仕堂见自己举起的凳子第一次击打竟然没有给对方造成大的打击,而自己鼻子里流出的鲜血已经弄得自己的脸上、胸前一片殷红,而面前的课桌上也有血点溅在上面,王仕堂试图再次举起凳子击打田理麦!

王仕堂被夏礼周一把抱住,夏礼周并且将王仕堂的双手也抱住了,王仕堂的手里的凳子被田理麦抢夺走,然后趁着夏礼周抱住王仕堂,王仕堂一时挣扎不脱的时机,对着王仕堂的脸上连着就搧起了耳光,而且田理麦还边打边骂!

此时,教室里的同学,见田理麦、夏礼周和王仁堂打了起来,有的在旁吆喝着,有的在旁叫喊着,还有的拍起了巴掌!

《希望与图腾》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