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九凰决》凰决茴笙 健气受 九凰决清水文

九凰决

仙侠奇缘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凰决》的小说,是作者牧倾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天气又降温了,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无一丝风,连带出行的人也少了许多,这是要下雪的前奏。 自己实力不如人家,贸然去花恋苑是不明智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7 16:04: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九凰决》的小说,是作者牧倾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天气又降温了,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无一丝风,连带出行的人也少了许多,这是要下雪的前奏。 自己实力不如人家,贸然去花恋苑是不明智的,

《九凰决》免费试读

天气又降温了,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无一丝风,连带出行的人也少了许多,这是要下雪的前奏。

自己实力不如人家,贸然去花恋苑是不明智的,但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个道理是无论到哪里都通用的,她决定趁着白天,人又多,好好去打探打探消息,然后夜探深浅。

隐匿了自己仙修者的气息,以普通凡人的身份走在大街上。

早晨的时候,她有向钟半仙问过花恋苑的地址,估摸了一下时间,这里到忘忧住的地方有一个时辰。

半个时辰以后,天空更灰暗,密密麻麻颗粒状的冰晶从天而降,牧卿九不得以躲在谁家破旧的老屋檐下,之前落到身体的冰晶开始融化,寒风冷冽中,饶是她也忍不住发抖。

这里是镇东与镇北的交界,想要到达处在镇北花恋苑,就必须穿过这一片人烟稀少的荒地。

听说这里是小镇用来安葬死人的地方,她有点发怵。

这冰雹什么时候停啊……无奈的看着暗沉的天色,再这样等下去,今天就无法去镇北了,真是出师不利!

“呜呜呜,云儿,你怎么能就这么丢下娘亲一个人走了呢?”呜咽的哭喊穿透寒风冰雹飘入她的耳朵

牧卿九被突兀的声音吓的一个激灵,刚才还在不自觉的想着一些前世看过的灵异故事,现在又听到这种声音,我天,好晦气!

僵硬的转头,今天是北风,声音听着很远,但是其实距离自己不到两百米。

这是一路送葬的队伍,前方木制灰白棺材被几个高大的汉子抬着,在之后一个中年妇女哭的绝望悲伤,她的身边有几个妇女一边抽噎着哭着,一边低声劝尉着一步一踉跄的女人。

隔的不远,牧卿九认出其中一个妇女正是将自己从荒山带来小镇的人,而抬棺材的靠后的男人与这个妇女是夫妇。

是熟人,但是在送葬,她不便上前打招呼,只得尽量往墙角里缩,毕竟一个女孩出现在这种地方很不正常。

因为妇女不停哭喊的原因,队伍行走的很慢。后面跟着的数十人有的在抛撒白色的纸圈,有的高举着白杆,最后的几人虽然面容严肃,却没有悲伤之意,他们是打哀乐的。

空气中越来越响的往生节奏让人闻之心情沉重。

密密麻麻的冰雹下,他们不知冷似的,如同长蛇前行,纸钱和白杆被砸的飘荡不起来。到处透露出死气沉沉的气息。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啊……牧卿九的感应能力很强,她敏感的察觉到那队人马里面有异常的波动。

很微弱,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这些人都是凡人,怎么会有阵法的波动?

目光死死盯住那被抬起的灰白,她的感知不会错,棺材里面肯定不简单。

理智告诉自己,快点离开才对。可是感情上,又不愿就此不管。

虽然那对夫妇弃了自己,可是荒山上的却是他们将我带到安全的地方。

眼看送葬的队伍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犹豫再三,她决定敛息悄悄跟上去,如果到时候有危险,也好迅速逃开。

始终和队伍保持在三十米的距离,牧卿九一路走走停停,穿梭在零落稀少的枯树间。

因为大树的遮挡,她走的很隐蔽。心中默默估算日程,在往前方走两里路便是镇北,也就离花恋苑不远。

“何嫂,节哀,人死不能复生”送葬的队伍突然停止,棺木被停放地下,几名妇女围绕在跪地哭的悲伤的女人低声安慰,这采花大盗着实可恨,糟蹋了人家姑娘,还将其千刀万剐。

“都是采花大盗!仙门为何还不来人绞杀!”被称为何嫂的女人凶狠的抹掉眼角的眼泪,双目赤红布满血丝。

“不,我儿还未死!我不相信”变故突起,何嫂突然起身用力推开棺木的盖子,目光全然的疯狂。

“快拉开她!”

“已死之人不能沾染活气!”

“快合上盖子!”

接连几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划破天际。现场顿时乱作一团,几名妇女手忙脚乱的将何嫂往外拉,抬棺的四个男人一起用力将棺木重新合上,脸上露出恐惧。事发突然,谁也没注意他们四个壮年男人都艰难推动的盖子为何会被一个女人轻而易举推开。

有妖异!二十米之外,牧卿九站在粗大枯木的主干后,远方的动静她都能够看到。刚才被称为何嫂的女人刚才身体有一瞬异常灵力波动。

目光下意识扫过还未来的及合上的盖子,她顿时惊骇,这居然那天被大妖幻化过的女孩!

女孩安静的躺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样?

神识扫过,这女孩居然还活着?!他们居然将一个未死的人下葬?!虽然不能理解,她也不敢贸然上前让他们开棺,还是等人都散了在救吧,到时候可以稍作伪装。

空气中一种特殊的气息……身体蓦然产生一种微弱的悸动。神识瞬间收回,继续敛息,站着目标太大,牧卿九身随心动,二话不说直接趴伏枯草中,这股悸动,是忘忧没错。

目光四处搜索,却并未找到忘忧所在,倒是前方再次陷入慌乱。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人全部惊恐的鸟兽状,唯有何嫂眼中闪烁着血色的光芒,不出五息,她也软软的倒在棺木旁边。

她不是仙修者,怎么会有灵力波动?牧卿九目光疑惑,难道与忘忧有关?

忘忧此刻肯定在这里,他的身份不明,能力未知。不过现在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止采花大盗这么简单。

悸动的感觉突然消失。送葬的人全部惊恐的大喊着尸变逃光。

现在不方便出来,凭借良好的视觉,以及敏锐的感知,发现棺材里的女孩动了,她缓缓的睁开无神的双眼,对,是无神,就像没有思维一样空洞。

何云以极其僵硬的姿态从棺材中爬出,冰雹噼里啪啦砸在她的身上,只着中衣的凡人竟然毫无感觉。

这不科学……牧卿九被眼前诡异的景象惊呆了,可是接下来对方的举动更加让人惊骇。

何云竟然在寒冷的冬天脱去了衣服,只留仅仅能够蔽体的淡薄纱衣。寒风凛冽中,她的身体被冻的发紫。

她这是要去哪?忘忧的气息又出现了,很微弱,因为何云转身的原因,牧卿九看到对方正面居然闪烁着阵阵土黄色的淡淡光芒。

透过薄纱,可以大致的看出,散发光芒的都是何云身体上密密麻麻的伤痕。

这会不会是阵法?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怀着这种思想,再看过去时,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此刻望去,那外围的粗大伤痕是阵纹无疑,其中其他地方密密麻麻的小伤痕也可以串联成线。

阵法都是越强大的阵纹越复杂,这个以身为阵的繁复阵纹究竟有何用处?

《九凰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