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新黑王记》王记黑鸭图片门头 㚻 新黑王记完整版未删节

新黑王记

奇幻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破晓荆棘原创的奇幻小说《新黑王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梁千河,郭启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元启十六年,十月初八,清晨。] 贺王刀 鹏翼! 赤云刀锋自下而上,将半腰粗细的木桩自中劈开。云树沉气提力,再踏一步,已将刀摆到腰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5 00:32: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破晓荆棘原创的奇幻小说《新黑王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梁千河,郭启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元启十六年,十月初八,清晨。] 贺王刀 鹏翼! 赤云刀锋自下而上,将半腰粗细的木桩自中劈开。云树沉气提力,再踏一步,已将刀摆到腰

《新黑王记》免费试读

[元启十六年,十月初八,清晨。]

贺王刀.鹏翼!

赤云刀锋自下而上,将半腰粗细的木桩自中劈开。云树沉气提力,再踏一步,已将刀摆到腰侧,瞬时接上一记横斩。

贺王刀.霸下!

带着滚滚啸音,赤云在他手中,被抡出巨大的扇面,再将木桩变为了四段。

吐气收刀,云树撑着膝盖喘息了一会儿,看向站于一旁的秋熠。

“虽然成功打出,但只得其形,未含其意……”秋熠摇摇头,再道:“不像开山丁,望巴蛇,以及囚龙挂甲等。鹏翼,霸下,乃是贺王刀中,重刀一系所独有的招式。论重刀系,刀式虽然都很简单,但关键在于调用和激发力量。重刀不存在续招一说,每击皆毕尽全力!炎王重刀,更是将这个特性发挥到了极致。此全力,不单指身体,亦在精神!此勇念,非生死之际而不可得,愿你能有机会悟得。”

“好!”云树应下,接着问道:“秋先生,像你曾说过的,炎王贺绌斩出的最后一刀,将整座华兴点燃,也是这样做到的么?”

秋熠沉默片刻,点头道:“对,老师在最后,斩出了在重刀之中,也属最具威力的沉陆一式。他是神王中的人圣境界,本命即为火行。铺满城池的火焰,在一开始,实际上是在燃烧他的元气。那种境界,即便是当前的我,也是触摸不到的……”

“人圣……火行?”云树疑惑问道。

“本命五行,是突破到人圣境界,才能感知到的。像霜王多颜.蔑尔骨,他的刀术不亚于老师与战王,还可呼唤寒潮,逆转几十里地域中的温度!更能将酷寒施放到特定的人身上,秦老将军的肺部,就是被这样伤到的,几十年都无法痊愈……如霜王的本命,便是属水。”

“五行……水能克火,那炎王不是很吃亏?”云树说道。

秋熠笑起,“怎会如此容易,相生相克,仅是表象罢了。由于那些豺狼,是突然向神武卫发难,霜王的寒冰领域,能得以将老师压制,之后,再由暗王发动攻击。但以阳天宇那等毒蛇心性,岂能与老师相抗?凭无上重刀,他不出十合,就劈断了阳天宇手中的金枪日耀!”

“如此厉害?!”云树握拳憧憬道。

“自然!黄沙海不畏生死的虫子,见到了白红双刀,即战王手中的白马江山与炎王手里的赤云,都是要绕着走的!”秋熠傲声道,随后,他放低了声音,“不过……于华兴那夜时,在老师克退暗王,又以烈火破开霜王寒潮之际,梁镇阿的剑就到了……狐王在瞬身之术下发动的突袭,几近无法防备。”

云树默默想了片刻,再问道:“可是,他们分别在不同的阵营里,为什么会联合?”

“这是个好问题。”挂在秋熠嘴角的笑容一下子转为森冷,道:“有心无意间,人都会为了利益,做出背叛,出卖,和违心的举动……总有一刻,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难以洗去的耻辱,也是需要偿还的债!那一刻到来的时候,可能会是在他们拷问自己的一瞬,或是,他们死前的一瞬……多颜.蔑尔骨,阳天宇,梁镇阿,是我们在这一生,必须要杀掉的人,你需记住。”

云树低声重复了下这三个名字,而后重重点头,“一定!”

秋熠笑了笑,说道:“在你之前,还有我们,我们若无法完成,再由你来……先说眼前的事,昨夜,我听了他们的讲述。你的梦境,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一定要活着,从那里面走出来。”

“嘿嘿……”云树笑起来,一拍胸口道:“没事,我已做了准备。”

“还是那句话,勿要逞强,全身而退为上。”秋熠颌首道,接着,他又眉头一跳,说道:“另外,若是真如我以前感知到的,你的一半灵魂被压制在了那里。说不定你可以有机会,能从那个世界中,聚合完整的魂魄。这样,你定然会变得更强悍!”

“魂魄?我似乎,没有感受到过什么……”云树细想下,皱眉说道。

“关于这一点,不急于一时,只在机缘巧合。”秋熠笑道。

……

……

……

小刀的尖端轻巧一转,一小块儿木屑便从游云手中的人偶上落下。再看那人偶,是个巴掌大的小人。人上的衣中纹理,乃至发丝等微小事物,皆被游云雕在了上面。

随后,游云将人偶递给了喜不自胜地九刀。

“哎呀,咋这像呢?没想到,这世上真有人,可以刻出本世子的容颜!”九刀瞅着小人,边摸脸陶醉。

于鑫勃然怒斥:“真是蓝河后浪推前浪,王爷也没说有你这等脸皮!”

随即他对游云赞道:“这等妙到毫厘的工夫,便是同谙轻刀的我,也做不到。雕一件物事,居然不到三息的时间。”

游云放下小刀,笑道:“既已破境,在细微之处的把握,自然比之前要稳定多了。”

“只是不到一夜,就可适应心照,着实是骇人……”于鑫感叹,又问道:“晏离与甄陶呢?”

“师姐较我更快,但师兄还未破境。”游云道。

“晏离没有成功?”于鑫皱眉道。

游云摇头,自信道:“绝不会,他的那口气还未曾吐出……以师兄的精神与天赋,想必在他破境之时,会令所有人吃惊的。”

“鲸息么……单修覆海决的人,我也从未听说过。想来到那一时刻,必会有鲸歌。”于鑫期待说道。

最后,他无意扫过了游云放在地上的小刀,忽然想到了什么。

接着,于鑫对九刀勾了勾手。

“九刀啊……”

“啊?咋了。”九刀把放在手中人偶脸上的赞美目光移了过来。

于鑫看他良久,轻声问道:“你不觉得,你少了什么东西么?”

“东西?”九刀脸一皱,扫扫自己身上,摇摇头。

“没有啊!”

于鑫作势一巴掌,大喊道:“刀!你的刀!邀月!邀月呢?!”

“嗯?邀月……”九刀眨了眨眼,然后慢慢抬起了手,捂住大张的嘴。

下一刻,他立马蹦了起来,急声喊道:“对啊!对啊!我刀呢?!”

“你,你……”于鑫气得说不出话。

……

……

……

望北,城主府中。

“鲜于,我等蛰伏在东州已有十五年,本该在大军东进之时才会动作。现在,你居然就召我现身,但愿这次的行动,能值得我们这样做……”

厅堂之中,有一人忽然出现,带着苍白的面色与毒蛇般的眼睛,背后缚着巨大的重剑。

“哈哈……郭启兴!若是这次你不来,等不到皇王发兵,你就会被……摘了脑袋!”鲜于朋义猛然转身,阴冷笑道。

郭启兴同样报以冷笑,说道:“我当前的身份,是麒麟暗卫。若你不曾对我发信,我依然会在今晚,来到这里……”

鲜于朋义以手顺了一下八字胡,将缓缓弯起的嘴角遮住了一瞬,“与那件事不同,剿灭神武卫,要排在最前……其余的大鱼,自然有别人来收拾。”

“剿灭神武卫……”郭启兴抬起自己的左手,从手心往上看去,只连着四根手指。

“华兴之夜时,我随梁王军入城后,栽在了一个用贺王刀的人手上,但愿这次,我能遇到他……”

鲜于朋义点头道:“希望你能……如愿。”

“我手下,五名白虎武士,三十犀牛武士……”郭启兴落下了手,盯着他说道。

“那在今晚,你会一共带上十五白虎武士,一百犀牛武士。”鲜于朋义嘴角再度勾起。

郭启兴一点头,问道:“在黄金骨入城之前?”

“我的一个部下,知道他们的样貌,我已命人打探清楚了他们的所在……趁萧诺行出城,另外的猎物还未露面,先将这件事了结,免得多生事端!”鲜于朋义上前一步握拳道。

而后他猛一挥手,“你郭启兴,只需完成这件事!黄金骨,自有我,和我赶来的弟弟,以及那位精明的城主接手……”

“收了你那恶心的笑容,再把你那恶心的胡子刮下去。”郭启兴冷冷道。

鲜于朋义走到他脸前,笑容更大。

“若你能将那些神武卫都杀了,你可以亲手将我的胡子刮了……”

二人对视片刻,郭启兴终是一点头。

“就在……今晚?”

鲜于朋义的八字胡塌了下去。

“就在今晚。”

……

……

……

东州,阳高郡,日头直奔中天而去。

郡府正堂之中,方朔正垂头肃容坐于桌旁。他一手握着尊青铜虎头觥,随着外面的动静,手上的力道时紧时缓。另一手却是压在了一个半人高的红漆包铁木箱上,箱盖侧面锁着颗狰狞霸气的铁虎头,嘴中衔着银色的提环。

而在郡府之内,有几列军士持踏云麒麟战旗立于四面。于其中的空地之上,早已站定了过百人,皆是都尉及以上的将官。在人群最前的,是东州共十郡的郡守及城主。

不多时,大将军梁千河大步转过正堂,身上已挂黑甲红袍。而后,他立于正堂阶前战旗之下,在身侧案上,摆有几十已经嵌在了一起的完整虎符,枚枚令箭整齐排开。

此三丈案,伏百万兵。

“诸位,莫要嫌我来的迟。已经多年不穿甲,着实是手生了。”梁千河提手,对阶下众人含笑拜道。

府中人皆抬手回礼,一片笑声随之响起,转瞬而没。

“在此等严峻时刻,我依然将自西至北的重镇将官从司位上全部召来,心中歉意。但王上有感,如今的东州乃至天下,均风雨欲来。不论西陆,北荒,或是我等将要踏入的青野原。总有一处,会再将天下化为神州英豪互相博弈的棋盘……为此,我惟愿我等,可以留到乱局的最后。”

梁千河的话音平稳笃定,而后再带上一丝笑意,继续道:“梁某对此,对我东

《新黑王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