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点墨倾中南》点墨倾中南最新章节 年上攻 点墨倾中南免费试读

点墨倾中南

青春已完结

经典小说《点墨倾中南》由邢姑娘所编写的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落,罗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彻底塌下来,是在我推开家门的那一刹那。 母亲祥和的躺在床上,床头放着空掉的安眠药瓶子,还有一份字字血泪的遗书。 心爱的墨墨:

|更新:2020-08-21 16:03: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点墨倾中南》由邢姑娘所编写的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落,罗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天彻底塌下来,是在我推开家门的那一刹那。 母亲祥和的躺在床上,床头放着空掉的安眠药瓶子,还有一份字字血泪的遗书。 心爱的墨墨:

《点墨倾中南》免费试读

天彻底塌下来,是在我推开家门的那一刹那。

母亲祥和的躺在床上,床头放着空掉的安眠药瓶子,还有一份字字血泪的遗书。

心爱的墨墨:

请原谅妈***狠心,纵使我千般万般舍不得,可还是这样丢下了你。

你应知你的父亲一生清廉不苟,此等龌龊之事绝对子虚乌有。如今不堪忍受世人藐视,撒手人寰,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有心相随,只是苦了你。

孩子,好好的活着,不要把自己卷入这是是非非。

爱你的妈妈,绝笔

寥寥数字,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信笺褶皱明显,定是母亲含血吞泪写下的,我趴在母亲身边,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信上还放了一对戒指,那是他们的定情之物,母亲戴了一辈子的东西。

戒指内侧还刻着他们的名字,我找了根线,把它们挂在了脖子上。

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世界上最爱我的两个人,就这样,再也没有了。

丧礼办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我一个人,能做的太少。

回到租的的房子里,躺到母亲曾经躺的床上,我想让自己睡上一觉,连续三昼三夜没有合眼,身体早已透支。可是却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不敢闭,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枉死的父亲,以及母亲的眼泪。

我像是疯了一样开始翻箱倒柜。最终在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一张病例,淋巴癌,是母亲的病例!还有一些基本的控制药物。

当我看到那张存折的时候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像个孩子一样搂着床腿嚎啕大哭,撕心裂肺,肝肠寸断,那是律师退回来的违约金。

体力上限,最终哭昏在地,醒来的时候却躺在床上。

我要活下去,但是我不想动存折上的钱,一分钱也不想动。这不仅是一种屈辱,也是一种警告。

母亲说,让我不要卷入这是是非非之中,可是我却无法忘记这所有的痛苦和委屈。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一行行的字迹?深知自己已经得了绝症,却一句也没有说,我看不到的时候,她一个人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

我不敢想,只要一想起,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寸一寸的慢慢撕裂开来,鲜血横流。我把它们都压到了箱底,希望自己可以真的如母亲所说,孜然一身。我是懦弱、胆小、没有出息,可是就算我现在仇深似海又能找谁报?我一无所有,甚至都养不活自己,连最基本的生活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报仇的事让我从何做起?

但是越想忘记越是无法忘记,我逼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却有一种苟且偷生的感觉。

学校那边已经彻底的不去了,那时候对我来说毕业和不毕业都是一样的,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我遇到了江落,因为一场意外。

我掂着行李走得摇摇欲坠,下楼梯的时候不慎跌倒,抛出去的行李砸到了江落的脑子,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他额头上的疤痕就是这样留下来的。

他不但没有要我赔偿,还把我送了回去,最后还帮我找了工作。

我想,如果没有他,那段日子我是肯定熬不过去的。家里突发的变故,让我在那个时期除了“生存”两个字之外,什么都没有想过。人如果负重太多的话,想要走下去,真的是很难很难。

江落帮了我很多,两年的时间,我慢慢的平复下来,那个时候才发现,我是如此的依恋,不,依赖着他,单纯的以为,那就是爱。

可是他却告诉我说,他从来没有爱过我,这真是个笑话。

那云朵又动了,把我裹的严严的,几乎喘不过气。

江落要走了,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要牵着那个女子的手走掉了。

我要留住他!

刚刚迈出脚,胸口就一阵剧痛,像是有一团熊熊大火在肆意的灼烧着我的五脏六腑,似乎要把它们都烤焦一般,疼的我连大气都不敢喘,感觉胸口像是赌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痛苦无比。

“江落!”我张嘴叫他,却有一股热流从嘴里吐出,只感觉满嘴的血腥之气,但是心里却舒服多了。

我何必这样作践自己,江落不要我了,我却还念着他。

这朵云彩怎么就这么不消停呢?

我觉得自己又飘了起来,飘来飘去的飘个不停,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味儿充斥着我的嗅觉。更过分的是,不仅灌苦水给我喝还拿针戳我。

实在是欺人太甚!

这是什么破梦,我想醒,但是眼皮像是灌了铅似地,无论我怎么费劲儿都睁不开。

我又梦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深渊前,不知道是谁把我推了下去,我挥舞着手大喊救命,想要抓住的藤蔓什么的来依附。却什么都抓不住,身体一直在往下坠落,我吓坏了,手在空中不停的挥动着,就在这个时候妈妈回来了,拉着我的手,抱着我,把我从深渊里拉了上来。

朦朦胧胧间,感觉手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握着,心里无比的踏实。迷迷糊糊的想继续睡下去,手上一热,像是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在了手背上,我想甩掉,依然动弹不了。

爸爸回来了?

还拿着我的手,一会儿握在掌心,一会儿贴在脸上。哎,爸爸真是不厚道,胡子这么扎手,也不替我的小手考虑一下。

我又睡了……

指尖突然一痛,惊得清醒了几分。爸爸也真是的,不好好的待在我的床边守着我,把谁家都狗放了进来,咬的我手好痛。

心里还没有骂完,手又被人握住了,这次不是被狗咬了,像是被谁放到了唇边,轻轻的亲吻,好吧,算你还有良心,虽然是打个耳光给个糖,不过我决定原谅你了。

继续睡我的觉……

却总是有人扰我的清梦,我又梦到一头牛,呼吸特别大,温热的气息都喷到了我脸上。居然还亲我,只是嘴巴贴着我的嘴巴一动也不动,就这么贴着。这个牛实在是无耻之极,我在心里骂道。

但是,如果亲我的是头牛,那,我还是个人么?

试着动动自己的胳膊腿儿,这下终于能动了,我瞄了一眼,是只手,不是蹄子,真是太好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罗中煵,像个兔子一样坐在我面前,双眼血红不说,下巴都青了,让我无比的受宠若惊,不,惶恐。这个洁癖男,也不看看自己邋遢什么样子了。

这一定是个梦,罗中煵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胡子长这么长?而且还留着这样的胡子坐在我面前,想到这,我又安心的睡了。

《点墨倾中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