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战王宠妃:谋女无双》在王宠妃魔医无双 YAOI 战王宠妃:谋女无双帝王攻

战王宠妃:谋女无双

架空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战王宠妃:谋女无双》的小说,是作者塔希提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沉潇姐姐,先前我恳请母后为我修好秋千,她坚决不同意,说这秋千是不祥之物。我求别人为我修秋千,他们那些人都和母后串通一气,没有一

|更新:2020-09-13 04:02: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战王宠妃:谋女无双》的小说,是作者塔希提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沉潇姐姐,先前我恳请母后为我修好秋千,她坚决不同意,说这秋千是不祥之物。我求别人为我修秋千,他们那些人都和母后串通一气,没有一

《战王宠妃:谋女无双》免费试读

“沉潇姐姐,先前我恳请母后为我修好秋千,她坚决不同意,说这秋千是不祥之物。我求别人为我修秋千,他们那些人都和母后串通一气,没有一个愿意帮我的。”

木沉潇露出了大为惊讶的神情,她试探性的问,“为什么这么说?子慎,为什么皇后娘娘说秋千是不祥之物?”

子慎松开了木沉潇的衣袖,沉默了一会儿,他抬手摸了摸秋千的坐席,带着一种久违的快乐。

终于,子慎侧过身,坐了上去。

“我小时候最喜欢坐秋千了。从小就是。”

子慎讲故事一样的说。

“之前被关进冷宫的喜妃你知道吗?沉潇姐姐,你肯定不知道她。她很久之前就被关进去了。真让人觉着可怜。”

子慎用一种冷漠且带有讽刺的语气说,木沉潇做出一副认真在听的模样,心里暗暗叹惋,这孩子,从小时便没有统治者该有的宅心仁厚。

“我本来还挺喜欢喜妃的。她那个时候好像是刚刚怀有身孕,时常来这里玩,久而久之我们俩就熟悉了。她经常在那儿,就在那儿,”子慎指了指前方的石椅。

木沉潇看向几步之外的石椅,又看回子慎。

“她就在那里,陪着我荡秋千。后来有一次,我荡秋千时,秋千竟然突然断了,我摔了出去,沉潇姐姐,那可真疼啊,我疼得快哭出来,也就昏过去了。”

木沉潇温柔的看着他,表示心疼。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喜妃娘娘在秋千上动了手脚,母后对我说,喜妃就是因为有了身孕,所以她要害我,她要把父皇的恩宠都留给她的孩子。”

好一个弦凌皇后。

“她害我就算了,我就疼了那么几天,可是就是因为她,我以后再也不能荡秋千了。母后从那儿以后一直害怕我荡秋千会出事情。所以,沉潇姐姐,我太讨厌喜妃了,她害我差点丢了性命,还害我荡不成秋千。”

子慎说完,长长的舒了口气,目不转睛的看正在思考的木沉潇。

“你有听我说的话吗?”

子慎有些恼火,对着木沉潇喊了一句。

木沉潇回过神,摸了摸子慎的头,“有啊。子慎,你怎么就能确定一定是喜妃娘娘给秋千动了手脚?”

“肯定是啊,这是我母后查出来的。这还能有假?喜妃娘娘的那个贴身宫女都作证了。”

贴身宫女?

木沉潇看着子慎,目光尽量保持着聚焦。

怪不得,喜妃娘娘到冷宫的时候,身边连一个贴身宫女都没有。

就那么孤孤单单的,在那清冷的冷宫中,与乌鸦与梧桐做伴。

同样的,当喜妃娘娘在这宫中的时候,也是这样,实际上,她也没有一个真正的依靠。

“那贴身宫女呢?”

“母后看在她对她主子所犯的错供认不讳,便给了她一条生路,放她出宫了。”

子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耐烦,木沉潇便只好暂时收起了她对这件事的关注。

木沉潇绕到子慎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子慎,怀念那种在秋千上飞起来的感觉么?”

“太怀念了!”

话音未落,木沉潇用力将秋千向后拉,在她所能拉的极限处,将绳索推开了手。

“哇——”

子慎发出酣畅淋漓的呼喊。

木沉潇想到了,她当年,也在这改了形制的后花园里荡秋千。

那时候,秋千旁,是一棵古老的梨树。

春天开放的时候,片片花瓣晶莹洁白,吐露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那时候,木沉潇的身后,是酬樾。

酬樾真是个有趣的小太监。他是国师莲姑介绍进宫的,木沉潇一眼就喜欢上他。

在风中飘荡的梨花,簌簌落下,同样洁白纯净的回忆,就完结在那个雷声不停的夏天。

入夜人定后。紫映宫。

酬樾将烟炉装好蓝米香,“真是委屈你了。”

木沉潇嘟嘴一笑,“唉,尚宗现在对我们来说大有用处。不能轻易得罪之。”

酬樾布置好烟炉,准备去门口驻守,“那我每日每夜为你布置蓝米香,对你的用处岂不是更大?”

“尚宗也是能和你相提并论的?”

木沉潇看着酬樾,“酬樾,你对我而言的意义并不在于什么用处,”

酬樾往外走的脚步停下了,他伫立不动,目光深处藏了如波澜起伏的海面下的汹涌的情绪,他听见后面的木沉潇继续说。

“你,你这个人本身,对于我,就是重大的意义。”

酬樾的脸上闪过一瞬间仿佛听闻什么天大般的喜事而表现出来的喜悦,不过,那喜悦,仅仅停留了一瞬间。

刹那的烟火绽放,之后,便化成了四散的灰烬。

酬樾心里的落寞,如同灰烬,是在饱尝了华美以后,堆积如山。

木沉潇服下了酬樾给她的解蓝米香迷香的解药,她看着酬樾的背影,心头压了很多的话,最终只说了一句。

“酬樾,你陪我长到这么大。在我心里,你是个不可替代的人。”

“谢公主。”

酬樾发出了声音,他甚至在某一瞬间竟然给人一种他很痛苦的错觉,然后走出宫门,一如既往的站在他该站的那个位置上。

关于酬樾,自从从雁凉寺归来,木沉潇就在心里堆了一些纠结。

木沉潇把所有怀疑压在心里。

秋风凉。

当弦凌和她的宫女锦绣来到紫映宫的时候,木沉潇甚至想这晴天白日的,是哪里来的秋风将堂堂皇后送到这里来的。

木沉潇心里暗笑,弦凌居然如此稳不住,只刚与子慎有来往,她便来了。

“皇后娘娘,有失远迎。”

木沉潇走上前,与弦凌相望。

“说来惭愧,妹妹来这紫映宫已有些时日,本宫却一直未来看望。”

弦凌边说着,边直接去到桌前坐下,酬樾看了看木沉潇,急忙走到弦凌的身边为弦凌斟了一杯茶。

弦凌的目光在宫内四下扫了一周。

木沉潇没有打算招待她的意思,她心里清楚,弦凌先坐不住了,她不必慌乱。

《战王宠妃:谋女无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