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的女人》王的女人云狂喜欢谁 玻璃 王的女人全文章节

王的女人

穿越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童童原创的穿越小说《王的女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杜雨青,荀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二夜她和花绣锦,身体受伤,又被抹上欢喜露,被折腾的气都快没了,昏睡了一整夜; 第三夜,冷若冰霜的温寒,只出现片刻,就消失无影,

未知
|更新:2020-09-22 08:0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童童原创的穿越小说《王的女人》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杜雨青,荀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第二夜她和花绣锦,身体受伤,又被抹上欢喜露,被折腾的气都快没了,昏睡了一整夜; 第三夜,冷若冰霜的温寒,只出现片刻,就消失无影,

《王的女人》免费试读

第二夜她和花绣锦,身体受伤,又被抹上欢喜露,被折腾的气都快没了,昏睡了一整夜;

第三夜,冷若冰霜的温寒,只出现片刻,就消失无影,让她一个人睡了个好觉……

这第四夜,让她有点害怕。

因为杜雪走了,没人会来救她。

好在福大人只是色迷迷的在房间看了她半晌,然后返身出了房间。

杜雨青松了口气,抱着宝剑,在床上睡得很不踏实。

如此过了几夜,杜雨青都发现,她虽然被送入不同的府上,但是很安全,没有人碰她。

所有的官员就像是约好了一样,非但不碰她,甚至还很礼遇。

而她,身上的伤渐渐的好了,按照她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对这里也渐渐的熟悉了,日子慢慢的的风生水起。

迟暮宫在一周后,改造完毕。

院墙里的杂草全都被除掉,宫殿里也变的敞亮崭新,杜雨青此刻正站在书案边,拿着斗大的毛笔,在奋笔疾书。

“不行……不行,笔太小了,来呀,给我换个更粗的!”杜雨青写了两个字,立刻丢掉毛笔,摇头说道。

“小主子,这是最粗的了。”华盖苦着脸说道。

迟暮宫被特别关照过,杜雨青要什么有什么,想干嘛就干嘛,只是不能踏出宫中一步。

她对踏出去不稀罕,因为,御花园和王宫的详细地图,已经被她悄悄的在心里画了出来。

现在就等着找一个机会,逃出去。

“这就是最大号的了?你们天朝……我朝不是素以‘大’闻名吗?”杜雨青皱了皱小鼻子,她看这里什么都大一号,还以为有如椽大笔呢。

“什么‘以大闻名’?”秀菊磨着墨,很不解。

对他们土生土长的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呀。

“拿拖把来!”杜雨青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也懒得解释,小手一挥,豪爽的说道。

“拖把……是什么?”梅欣听不懂。

不但梅欣听不懂,这里所有人都无法理解杜雨青的世界。

他们眼里,她就是个……傻子。

“笨死了,拖把都不知道是什么!”杜雨青叹了口气,没人理解的世界好孤单。

雨过天青。

数米长的绢布上,沾着墨水的拖把蜿蜒而过,唰唰唰的落下四个漂亮的古篆体。

杜雨青的书法,拿过青少年组的一等奖。

古篆体苍劲端正,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十四岁少女所写。

杜雨青很开心,伸手将拖把丢到一边,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拍拍手,一周的时间,她终于将这么阴森森的地方,改造的阳光温暖,真是有成就啊。

尤其是晚上她还那么忙,要去每个府上串门……

“扶好梯子,慢一点……”杜雨青抬头看着高高的门上,让华盖和荀全镶好的题匾挂上去。

人家有天香宫,她这里是天青宫。

雨过天青,多有气势啊!

她终有一天,也会雨过天青,离开这里。

一抹明黄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迟暮宫……不,是天青宫的门口。

杜御熙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往日荒芜凄凉之地,被小丫头一天天鼓捣的明媚起来。

四个宫人都在宫殿门口忙的团团转,居然没人发现帝王就无声无息的站在院门口。

杜御熙总算见识了后宫美人口中所说的“不守立法”“荒谬怪诞”的疯女娃形象。

这是女儿家应该有的衣着举止吗?

白色的中衣被剪掉一半,变成了短袖裙子,露出白嫩嫩的胳膊小腿来。

杜雨青什么首饰都没有戴,一根布条拴在脑后,扎着最简单的马尾辫,抬头指挥着华盖和荀全左右移着宫匾。

两个丫鬟紧张的扶着梯子,没人发觉身后有人逼近。

因为牌匾太大了,虽然华盖和荀全力气不小,但抬着也很吃力,两个丫鬟很担心他们掉下来砸死自己。

杜雨青对自己改造的“连衣裙”很满意,素白的里衣剪去繁琐的裙角,凉快,而且走起路来才能脚步生风……

这个疯疯癫癫的少女,居然命格强硬。

得她,便能国运昌盛,江山永固。

杜御熙无法将眼前的衣着不端行为癫狂的少女,和国之福星联系到一起。

他是有心想保将军府最后的两根苗,所以让人看着苏筱筱别被那些老头子折腾死了,才让人暗中警告,不要玩的太过火。

但……竟然有人预言,苏筱筱命格为后。

这种流言也太过火了,杜御熙虽有心想保住苏家之后,可不想做的这么明显。

他更不想一个罪臣之女和自己的江山有什么联系。

第一夜送去给杜雪,已很明显的告诉那些人,苏筱筱以后是王妃,雪侯的女人。

雪侯深得先帝宠爱,除了花绣锦,谁敢当面得罪他?

杜御熙觉得只要有雪侯这层关系就够了,但流言四起,若是被别人知道苏筱筱命格为后,那这江山,究竟是杜雪的,还是他杜御熙的?

所以,杜御熙并不觉得这只是有人想单纯的保苏筱筱。

更是有人想借一个女人,挑起王侯矛盾。

他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华盖,你要再往左边一点……”杜雨青脖子都抬酸了,她往后退了两步,想离远一点,这样不用那么累的抬头。

“主子,小心!”秀菊扶着梯子,一侧头,惊呼。

宫殿门口有着阶梯,杜雨青一时忘了,没来得及收住脚,一脚踏空,往后倒去。

可怜……她的屁股伤刚好!

杜雨青失重的状态下,还想着自己的屁股,正在她以为自己又要倒霉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稳稳的扶住她。

秀菊和梅欣当即跪在地上迎驾,站在梯子上的华盖和荀全也大惊失色,没有想到王上会突然驾临迟暮宫。

华盖和荀全急急忙忙就想下梯子,两个人还抬着一块匾额,在极度的慌张和不协调下,人、匾很干脆的从梯子上飞落。

“砰”“啪”“唔”“啊”……

小丫鬟们的担忧终于发生了。

四人被一匾压在底下,一点声音都没了。

在王上面前被摔死也不能鬼叫,华盖和荀全还有两个宫女含着眼泪,忍着痛费力的想从匾下爬出来。

“啊……我的匾……”杜雨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掉落在地,哪还记得身后是谁,她一个箭步冲过去,费劲的想掀起匾。

匾碎了就算了,要是人砸死了,她攒的阴德也没了……

“奴婢(奴才)恭迎圣驾,王上万岁。”终于,里面颤巍巍的爬出四个人,但没有一个人理会气喘吁吁帮他们掀匾的少女,都毕恭毕敬的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受伤了吗?你们也太笨手笨……”杜雨青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是的,刚才他们说什么来着?

圣驾?!

王上……

魔鬼暴君来了?

当即,她头也不敢回,无数个可怕的场景从脑中飞驰而过。

屁股好痛,她有种又会挨板子的感觉。

现在是不是应该回头打个招呼?

不行不行,她僵立了太久,回身打招呼很假。

要不索性装晕过去?

为毛暴君不说话?无声无息的好可怕……

杜雨青思索了好几种应急方案之后,终于转过身,直挺挺的跪下来……

一声不吭的跪下来……

她给跪了!

真跪了!

只要不打屁股,膝盖痛点就痛点,就当跪个灵位。

杜御熙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杜雨青在僵硬了片刻之后,毅然转身默默的跪下,心中有些许的不悦。

这丫头没长记性,竟然不知迎驾。

而且她低着头,很明显不甘心却又怕被罚的跪下来。

光洁的玉石板,映着她不服却又不得不忍耐的雪白小脸。

杜御熙眸光冷然,移到掉落在地的匾额上。

雨过天青。

四个硕大的古篆体,不知她用什么写下来的,端正苍劲,颇有魏晋古风。

原先,这宫门也有四个字美人迟暮。

迟暮宫,被她擅自改名换姓,还真是敢折腾。

地砖很凉,四月的天气,衣着单薄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时间久了,地上的寒气还会从膝盖浸入,会有些冷。

杜御熙一直眯着眼睛看那四个古篆体,这么漂亮有力的字,会出自疯疯癫癫的丫头手中,有些不可思议。

杜雨青这次学乖了,低着头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她装死……

她也知道自己还没能完全“学习”到这里的文化精髓,一张口就会出纰漏,所以沉默是最好的保护方式。

而且杜雪也说过,在这个暴君面前,不能胡言乱语,最好一句话都不要说,否则会招来大祸。

终于,淡淡龙涎香扑鼻而来,一道明黄色的衣角,从她身边闪过,往内殿走去。

杜御熙看着这丫头七天的成果

陈旧的黄色帘幔全被拽掉,墙壁上原本挂着十二幅古画,也全部被换成怪异的涂鸦,色彩倒是跳跃明亮,只是……看不懂。

再往寝卧走去,那些层层挡住的帷幔珠帘,也全部都被换掉。

屏风不见了,珠帘扯掉了……整个空间被放大,同时,女儿家的寝榻也是毫无阻碍,一眼看到底。

杜雨青跪在地上,偷偷的转过头,余光看见杜御熙带着两个人,往内室走去,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那个男人,只在那里站着,一句话不说,就让人感觉气压全都降下来,紧紧的压在胸口,呼吸困难,缺氧的感觉。

《王的女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