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秦楼记事》秦楼春 loeva 女王受 秦楼记事小白文

秦楼记事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陌上人如烟原创小说《秦楼记事》,主角是奕翎,曲墨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回到万春楼已是下午,在见到只有慕荼一人回来,曲墨

|更新:2021-02-11 18:00: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陌上人如烟原创小说《秦楼记事》,主角是奕翎,曲墨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回到万春楼已是下午,在见到只有慕荼一人回来,曲墨

《秦楼记事》免费试读

回到万春楼已是下午,在见到只有慕荼一人回来,曲墨白抓着他的肩,问道:“他人呢?”

“谁?你说谁?”慕荼一脸平淡地反问。

“你看看,现在除了爹爹还不在万春楼,你说还有谁?!”曲墨白死命抓着慕荼不撒手,声音中带着一丝急迫。

慕荼使劲掰开曲墨白抓着自己肩膀上的手,道:“他在与不在,关我何事?”说罢,便要优哉游哉地上楼回房。

“你!”曲墨白真是要被他气死,要不是旁边被人拦着,怕是慕荼现在就不能完整的上楼了。“你,慕荼,枉爹爹一番好心前去救你,你却......”

慕荼听完曲墨白的“控诉”,站在二楼的转角处,对着他说出了这般话“呵!谁叫他来了?他那是自作多情,也是他活该!昨日也不知道是怎么惹了他,害得小爷落入虎穴。要不是他小鸡肚肠,我也不至于被带到喜客来去见那一帮南茗来的丑女人!”

“慕荼,你过分了!”孟长安有些生气,但毕竟是读书人,没有像曲墨白那样行为过激。

“我......”慕荼还想说什么,被闻讯而来的奕翎一巴掌打在脸上,打断了他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话?!”奕翎努力压制着心中怒火,真是气死他了!要不是上官枫及时报信,恐怕他还不知道此事呢!不过还好今天师傅不在有事出去了,要是被师傅他老人家知道,那还得了?!早就一巴掌拍死这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白眼狼了!哪还会让他站在这里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她现在在哪儿?”奕翎拎起慕荼,恶狠狠地问道。别看奕翎憨憨的,平时也不爱怎么说话,和他开几句玩笑话也不会生气。其实不然,只是平常大家开玩笑的时候没有踩到他的雷区而已。熟悉奕翎的人都知道,他有三个雷区:一是他师傅虚玉子;二是小师妹也是唯一的师妹苏晓晓;三就是他的体重。这三个雷区里面最不能踩的就是第二个,凡是一和“苏晓晓”三字搭边,无论是无心也好有意也罢,奕翎总会怼回去。更不用说那个有名的护短师傅虚玉子了!那可是分分钟就打得人家跪地求饶!

慕荼双脚再次离地,衣领被奕翎紧紧拽着缓不过气来。他断断续续道:“在,应该在喜客来。他,他和南茗的那帮疯女人待在一起。他,他加入了一个叫什么‘承阳教’的组织。现在......”

可没等慕荼把话说完,奕翎就把手一松,任由慕荼被自己甩到一旁眼冒金星。“承阳教吗?胆子倒是不小,其他人瞧不上,就打起了我玄虚教的算盘吗?哼,实在是太看不起我玄虚教了!”说罢,奕翎就下楼朝曲墨白挥手,“小子,一起去如何?”

—————————————————分割线—————————————————————

“嘿,嘿嘿,这位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苏小小一边观察着地形,一边问着领头的女人。自从慕荼被自己交换出去后,那个叫赫丽莎的女头领便让一个女卫带着自己离开了喜客来。现在的她,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安静的小巷,安静中透露着一种诡异,让苏小小觉得很不舒服,而且还有一种淡淡的恐惧。这不是一般的恐惧,而是一种从内心深处引发的恐惧。

虽然正值夏季,但整个小巷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沉沉的,空气还有些凝固。女卫带着苏小小来到一个破破烂烂,一看就知道是没人居住的房屋前,小心翼翼地敲着摇摇欲坠的木门。

“叩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没有人来开门。苏小小觉得很疑惑,但没有吭声。悉悉索索,她好像听到里面有什么细碎的声音。苏小小耐着性子,听着女卫有节奏、有规律的敲门声。

不知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去,并没有看到有人。或许,是风开得门吧!苏小小天真地想。

“门主。”女卫带着苏小小来到院子里边一间低矮的平房,敲了门进去后单膝跪地道,“堂主教我把人带来了。”苏小小站在一旁,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黑衣人。

“嗯,下去吧。”黑衣人挥挥手,女卫躬身退下,独留苏小小在这个狭窄的房间内,和黑衣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呼吸空气。

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也动。毛爷爷说得好: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现在苏小小和黑衣人之间,就是这样的一种僵持的局面。

许是苏小小太能忍了,黑衣人不想再这么耗费时间,于是开口:“你,就是那个人吗?”

人?什么人?男人?女人?苏小小没有接话,依旧沉默。也不是她不想接话,实在是没什么话可以接。首先连问题都没有搞懂,怎么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忽地,黑衣人转身问着苏小小。

面具。一张镂空的银制面具。

《秦楼记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