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顽石伴牡丹》顽石刀粒 小攻 顽石伴牡丹㚻

顽石伴牡丹

现代言情连载中

《顽石伴牡丹》作者:尘嚣老宅,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胡老六,侯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胡老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更新:2021-02-17 00:01:5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顽石伴牡丹》作者:尘嚣老宅,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胡老六,侯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胡老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顽石伴牡丹》免费试读

胡老六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说起来,他还真是衰呀。活着的时候就被钢刀捅了个对穿,来阎王爷这边报道,眼睛还没睁开呢,就莫名其妙先挨了这顿杀威棒。

再一想到自己就算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还是没能救出沈大小姐,胡老六心里哪个郁闷呀,简直没处说去。

当然,他从一开始出手救人,就知道自己万无生路,只是他哪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倾慕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这会儿,沈大小姐应该跟她阿爹团圆了吧?

嗯,一会儿等见到阎王爷,他一定要问问:不是说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嘛,怎么轮到他胡老六了,就变成不分青红皂白地先打一顿呢?胡老六咬牙切齿的。

他想睁开眼睛好好地看一看这阴曹地府长什么样,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十八层地狱之类的。可是,他的眼皮就像黏在了一起,怎么也睁不开。

“死、死、死人……”一个声音哆哆嗦嗦地呻吟着。

可不就都是死人吗?大兄弟,咱们都已经死了,你还哆嗦个什么劲儿啊?!胡老六努力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以示对对方胆小的不满。

“死、死人复活了!啊啊啊啊啊啊……”下一刻,哆哆嗦嗦的声音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这骇人的声浪,简直死人都要被叫活了!胡老六无法忍受这刺耳的聒噪,拼命睁开了眼睛。引入他眼睑的,是一根放大版手指,在他眼前晃啊晃的。

搞是要什么啊?胡老六差点成了斗鸡眼,也没看懂这手指是要干什么。

手指头的主人别过头,不敢朝棺内的人看,只伸出手指去探死人的鼻息。哆哆嗦嗦地探了半天,也没感觉到有任何气息,总算是松了口气。

“没呼吸,太好了。”手指的主人缩回手指,拍着胸部自我安慰。

废话,鼻孔在下面呢!你那手倒是往下伸啊,老在我眼前晃算什么。再这么下去,老子都快被你弄成斗鸡眼了!胡老六好想打人,只是浑身都疼,根本没力气动弹,只能翻了个白眼。

“少爷,你可没对不起你呀!”手指的主人吓得趴在地上,给他磕了一个听着就觉得疼的响头,“你、你、你,不,您、您、您可别来吓我呀!”

少什么爷呀,他明明就是个狱卒,顶格了算也就是个牢头,跟什么“少爷”可没半点关系。那位什么“少爷”也真是太倒霉了,人都死了,尸身还被他冒名顶替了。胡老六忍不住腹诽道。

“少爷,小豆子不走,小豆子就在这里陪你。”那抽泣的声音道。

刚才还怕得要死,这回还主动伸过来拉了拉他的手指。胡老六记得这好像是拉钩,他隔壁那家的小小子最爱跟人拉钩了,一边拉钩还一边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胡老六在心里嗤笑,哪有什么一百年不变的事。

远的不说,就说这死了的少爷吧。这人一死呀,连尸体都被他这孤魂野鬼给冒名顶替了。这灵前也没啥人守着,唯一守着的这个不光是胆小鬼,听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还只是一个下人。

“少爷,小豆子知道你怕寂寞,小豆子跟你说说话,你就不怕了……”胆小的小厮跟死去的“少爷”拉了勾后,自以为双方达成了一致,胆子也变得大了一些,居然还絮絮叨叨地跟尸体聊起天来了。

什么老妇人房里的腊梅姐姐、后院池塘的花儿、不会跌倒的陀螺……

这什么跟什么呀,还当他家少爷是八岁哪?!胡老六简直是满头黑线,恨不能堵住那张唠叨的嘴巴。

这少爷死了,只有一个下人为他守灵,这身后事办得也真够冷清的。估计是活着的时候,也不太受人待见吧。要不,怎么能连尸体都跟他胡老六搞混了。就不知,凭自己那副尊荣都能冒充这家的少爷了,这家少爷长得该有多寒碜啊?

这棺材里软绵绵的,倒比他屋里的那床被褥都舒服呢。

这回倒是他胡老六有福了!胡老六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心里想着:就算正主子找回来了,他也绝对不换!总之,这棺材他是睡定。

小豆子越唠叨越伤感,想着以后再也没人追在自己身后喊小豆子哥哥了,等少爷发丧后自个儿也不知会被送到哪里去,物伤其类,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他寻思着,虽然自己很胆小,但好歹也是主仆一场,怎么也要看少爷最后一眼。于是他鼓起勇气来到棺材前,因为个头矮,还去端了张椅子放在棺材边。

小豆子壮着胆子,踩着凳子,探头朝棺材里望去,正好就看到死去少爷的嘴角微扬,露出了微笑。

“我的娘诶!”小豆子被吓得,手足酸软,“扑通”一声栽进了棺材里,正好就砸在了胡老六的身上。

胡老六本来就感觉全身都疼,被他这一砸,疼得“嗷”的一声坐了起来。

“少、少、少爷诈、诈……”诈尸了!小豆子双眼往上一插,顿时晕了过去。

搞什么呀?!胡老六这下也感觉不对了,毕竟小豆子砸在他身上的感觉太真实了。他伸出手想去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豆子,这才发现伸出去的手竟不是自己的。

“我的娘诶,这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下轮到胡老六喊娘了。

话一出口,胡老六才发现连声音也不对。这一把小嫩桑,跟他的大粗嗓扯不上半点关系呀。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他变太监了吧?胡老六不及细想,本能地往下一摸。

小豆子还压在胡老六身上呢,这一摸没摸到关键位置,倒是把小豆子给摸醒。

“少、少爷,你别摸我啦,我是男的,不能做你的小媳妇呀。”小豆子抢天哭地的,边抹眼泪边说,“老侯爷已经亲自出马给你抢媳妇去了,你在等一等呜呜呜……”

怎么又出来个侯爷?还亲自出马抢媳妇?胡老六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的。

“老侯爷说了,既然你喜欢那个害你落水的小妖精,就把她抢回来给你做媳妇。”小豆子絮絮叨叨的,一边说一边把胡老六按回棺材里。

可怜胡老六才刚醒来,全身无力、四肢酸软,一时不察竟被按回去了。

“少爷你就放心去吧,侯爷亲自出马,一定能把李家小姐给抢回来!”小豆子生怕少爷又诈尸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少爷身上。

“唔!”这府上平时的伙食一定很好,这小豆子别看个子不高,身体却敦实得很。胡老六被压得一口气喘不上来,眼看又要断气。

《顽石伴牡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