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酌酒狼牙下》狼牙帆母鱼下子 第8章 变故 酌酒狼牙下straight直人文

《酌酒狼牙下》狼牙帆母鱼下子 第8章 变故 酌酒狼牙下straight直人文

发布时间:2020-01-17 12:09: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青君飒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酌酒狼牙下》是青君飒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仲然,皇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马上就是端午,自然少不了龙舟赛,西江边一片人声鼎沸。君飒个子小,什么都看不到,端勃然便把她背在背上。无意中一抬头,竟看到了五只漂

>>>《酌酒狼牙下》在线阅读<<<

《酌酒狼牙下免费试读


马上就是端午,自然少不了龙舟赛,西江边一片人声鼎沸。君飒个子小,什么都看不到,端勃然便把她背在背上。无意中一抬头,竟看到了五只漂浮在半空中的兔子头,不由吃惊地张大嘴巴。

端勃然纵然贵为太子,却也没见过什么东西可以自己浮在空中,不由也有些好奇,便带着几人走过去。到了人群里才发现,那里面摆着几张桌案,人们都排着队到桌旁登记着什么。一个十八九岁的锦衣公子坐在桌案后。每只兔子头下都有一根细线,而那五根细线都拴在那锦衣公子身后的椅背上。

“禀公子,那是虞家商号的九少爷。据说那几只兔子是他在海外带来的,虞少爷给它们取名叫飞天生肖。今岁是己卯兔年,那五只生肖兔正是虞少爷给这次龙舟赛夺冠队伍的奖品。那些百姓,就是在报名参加龙舟赛。”苏东篱把刚刚打探来的消息低声禀报给端勃然。

“嗯。”端勃然点点头,低声道,“既然涣儿喜欢,你就都给弄来好了。”

苏东篱领命,朝那虞家少爷走去。

“原来是有贵人到此。在下虞千鉴,族中排行第九,叫我虞九便好。敢问公子怎么称呼?”

虞千鉴一身缠枝宝相花的织金锦缎湖蓝色袍服,连墨色长靴也都是银鎏金贴面。听了苏东篱的来意后,他一双细长的双目上挑,如狐狸般慵懒而魅惑。

“三川苏氏,苏东篱。”

虞千鉴笑着站起。“原来是敬贤侯府的公子,失敬失敬……只是虞某一早便有言,此物非卖品,只赠今晚龙舟赛的英雄,所以恕虞某不能答应。”

像虞家商号这样的端朝首富商贾之家,对各大家族的成员及错综复杂关系的了解程度不亚于政客和细作,知道他的身份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苏东篱低笑。“九爷此举无非也是为了给飞天生肖造个好声势,在下的这位贵人朋友一向不吝银钱。相信定能找到一个两全之法,既可使九爷不至于失信于人,又可保证九爷的东西更加走红,甚至在今日便可大赚一笔。”

直到这时,虞千鉴才饶有兴味地重新打量起他来。

多年后,当君飒去了苏杭园后才发现,原来这些不过是在那边随处可见的气球罢了。结果却被虞千鉴以千倍万倍的价格在西凉出售,简直是暴利。

哪怕是整个帝都家家户户都在拉肚子,哪怕连承安帝都下不了马桶,他们或许也感觉不到一丝的不适。

“苏表哥?”人群中一个略带讶异的声音传来,一个穿着绛紫色云绸葫芦花样直缀的十来岁少年匆匆走了过来,对苏东篱拱手一揖。

“桑表弟?”苏东篱忙回礼。

来人正是杭璟桑,奉国公杭驰的嫡孙,也是二皇子端仲然的伴读。苏东篱的祖母和杭璟桑的祖父是嫡亲的兄妹,两人也算是表亲,不过感情却不亲。因为杭氏和苏氏虽都承袭超品爵位,但三川杭氏是端朝士族之首,数百年的公卿世家。苏氏虽也显赫,却是在近百年内兴起的新贵,并且正是靠着和杭氏的联姻才在上姓士族中逐渐稳固。

这种存在着依附关系的亲族,就如同扒住树干的藤蔓,亲戚情分是拴紧利益的保证,不是用来拴近人心的。何况杭璟桑是杭氏嫡子,苏东篱虽被当做苏氏嫡子养大,却总归是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所以就算杭璟桑以兄长之礼相待,苏东篱也从不敢以兄长自居。

“表哥一向不喜喧嚣,今日是谁这么有面子,居然把表哥给请出来了?”杭璟桑不无惊讶。

太子私自出宫非同小可,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正当苏东篱想掩盖过去时,杭璟桑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端勃然,不由微微一怔。

“太……太叫人惊讶了。”杭璟桑瞄见一旁虞千鉴瞟过来的眼神,反应十分迅速地立刻改口,“真是不曾想,能在这儿会遇见青成兄。”

苏东篱也配合地笑笑,虽然太子出宫难免落人口舌,但反正这次二殿下端仲然也跟着出来了。别说一个杭璟桑,就是整个杭氏都会嘴巴闭得紧紧的。“我和青成刚结识了几位朋友,桑表弟要不要也过去认识一下?”

“如此甚好。”

苏东篱对虞千鉴道了别,一溜烟跑了回去。

端勃然几人走到路边,杭璟桑刚想行礼就被止住了。三川杭氏的嫡系,连承安帝都会敬重几分,别说他一个没有实权的太子。偏偏这个杭璟桑在自己面前还一直这样故作姿态的毕恭毕敬,看着就让人冒火。

“现下不是在宫里,都随意些就好。本宫……本公子正要带着二弟和大妹妹看龙舟赛,不知杭少爷是否愿意同我们一路?”

“公子亲自相邀,原本不应推辞。只是方才家仆匆匆前来,想来是家中有事,还望公子见谅。”公然推脱储君的邀请,怕也只有三川杭氏的嫡系才敢做得这么不假思索,“璟桑不能亲自作陪,深感抱歉,回府即刻便会派些侍从前来,听凭公子差遣。”

像三川杭氏这样的家族,除了其他人家都有的丫鬟妈妈婆子小厮外,每个嫡子一出生便会为他们挑选护卫五百,在他们八岁之后便可随意差遣。而端勃然身为堂堂端朝太子,却还是在年满十岁后,承安帝才从羽林军里给他选了三百近卫,但这并不同于他自己的私兵,只是奉命护其周全而已。

这其中的差别端勃然很清楚,可杭家小子至于这么显摆么?

“既是家中有事,杭少爷还是赶紧请回吧。侍从就不必了,我们这里并不缺使唤的人手,况且人多反而不便。”

“那便依公子所言。若有需要,奉国公府便在十里铺南右转,璟桑随时恭候吩咐。”杭璟桑听他这么说,知道太子和自己素来不是很亲厚,便也不再坚持。“两位公子,涣姑娘,青成兄,苏表哥,璟桑告辞。”

苏东篱以为杭璟桑是不愿惹祸上身才找借口离开,因为三川杭氏不是发生天大的事是不可能把嫡子匆匆召唤回去的。杭氏作为第一士族,一举一动都颇受人关注,而这样的世家子弟也早都练就了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的变态心理。所以哪怕是整个帝都家家户户都在拉肚子,哪怕连承安帝都下不了马桶,他们或许也感觉不到一丝的不适。

但其实杭璟桑是冤枉的,他一离开,立刻有个才总角的小厮跟了上来,贴在他的身边低声道:“二爷,大爷去找仪哥儿了,说跟您在街头碰面。”

出了夜市后,杭璟桑才放慢脚步,一边继续问那小厮。“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在府里出来时,听说有人打起来了。”

在杭氏本家大打出手,这些人还真是嫌命长。杭璟桑正想着,一个穿着藏青色三爪鲤纹绣金边直缀的俊逸男子带着个和杭璟桑差不多大的男孩儿走了过来。

“大哥。”璟桑忙朝那男子迎了上去,那正是杭氏的嫡长孙杭璟初,杭驰已故的嫡长子杭溯源留下的唯一一个儿子。

杭璟初的长子杭蔚仪对他亲热地叫了一声“二堂叔”,杭璟桑对侄儿笑笑,就转向眉心微蹙的杭璟初。“大哥,府里究竟出什么事了?对了,方才我碰到了私自出宫的太子,二殿下和涣然帝姬也跟他一起。”

“荒唐!”杭璟初眉心一拧,但此时却也顾不上这些。他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便立刻匆忙赶回。“先赶紧回府,歆琴园关着的人,暴乱了。”

一听那三个字,杭璟桑愣了愣。

居然是,歆琴园。

待到他们的领土固若金汤,各方面已加强完善了,就叹口气,爱卿啊,叫你拼命去干,你怎么就这么实在,拼得都是别人的命呢。

说起三川杭氏,整个西凉都知道,因为这是西凉大陆内数一数二的上姓士族,端朝士族之首,其根基甚至比皇室还要深厚。因为千百年来西凉大地王朝更迭,而三川杭氏却一直屹立不倒,作为百年公卿世家,杭氏能认清形势,也从不觊觎大位,该避世的时候举族归隐,该出仕的时候全族倾力扶持。

要接管这样一个传承了近千年,显赫了近千年,积淀了近千年的家族,杭氏的历任家主也都是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无一不是有过硬的手段,才能让家族在自己手中继续传承。他们就深刻的印证了那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如今那些杭家的列祖列宗们都早已身入黄土,但却还照样光芒万丈,连牌位上那鎏金的名字都在闪闪发光地向后人高调宣扬。不过话说回来,杭氏的现任家主杭驰和他们比起来,却是丝毫不差。

杭驰的大名,对于整个西凉大陆来说同样的如雷贯耳。他是三川杭氏有族谱记载的第一百二十七世嫡长子,第一百三十一任家主,承袭了端朝超品奉国公的爵位。

其实这奉国公的爵位,并非是杭家为了端氏的江山做了什么突出贡献而封赏,也并非是因和皇家攀附亲戚所得,说起来还是端海帝国的开国皇帝哭着闹着求着杭家接受的。

百年前,端朝开国皇帝刚攻下帝都生擒前朝皇帝,连龙椅都还没坐上一下,死了的儿子还没来得及给他合眼,新收的小老婆还被那惨烈场面吓得梨花带雨没缓过神,就当机立断地朝着深山老林绝尘而去,速度快得叫人都以为打了败仗的是他,才会跑得这样不要命。

在昼夜不停接连累死了N匹马后,端氏先祖终于蓬头垢面地来到号称是归园田居,实则住得比桃花源还蓬莱仙境的杭氏一族面前长拜不起。一哭前朝皇帝昏庸无道百姓民不聊生,二闹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解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然后三顾茅庐诚

酌酒狼牙下

酌酒狼牙下

作者:青君飒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火爆新书《酌酒狼牙下》是青君飒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仲然,皇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马上就是端午,自然少不了龙舟赛,西江边一片人声鼎沸。君飒个子小,什么都看不到,端勃然便把她背在背上。无意中一抬头,竟看到了五只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