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相爷》相爷他嗜妻如命小说 第八十二章 谁欺负你杀回来就是了 相爷章节目录

《相爷》相爷他嗜妻如命小说 第八十二章 谁欺负你杀回来就是了 相爷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8-08 00:04: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衣山尽 状态:已完结

《相爷》为衣山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风雪之夜,杯盘狼籍。 烛火摇曳,一坛酒已见底。 高文已经彻底醉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棉布衫子,敞着怀,露出结实的胸膛。手中筷子使

>>>《相爷》在线阅读<<<

《相爷免费试读


风雪之夜,杯盘狼籍。

烛火摇曳,一坛酒已见底。

高文已经彻底醉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棉布衫子,敞着怀,露出结实的胸膛。手中筷子使劲地敲着碗沿,高声唱道:“今古北邙山下路,黄尘老尽英雄。”

云摩勒也是醉眼惺忪,接着唱:“人生长恨水长东。”

高文:“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声音却低落下去,泪水沁出。

又饮了一口酒:“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

云摩勒伸出手,拍了高文脑袋一记,继续唱道:“浩歌一曲酒千钟。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懦弱小儿,谁欺负你,杀回来就是了。”

高文吃了这一巴掌,也不生气,哈哈笑道:“说得好,杀回来就是了。小姑娘,这词你竟然会唱,怎么,读过书,咯咯……呃!”

没错,二人方才所唱的正是金朝词人元好问的《临江仙?自洛阳往孟津道中作》。

此词作于由洛阳赴孟津的途中,片言情,下片说理,英雄无奈,只好作自我宽慰语:“盖世功名将底用,从前错怨天公”。功名也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唯有洗歌美酒,天伦至爱,才是人间乐事呀。

词最后,作者发出:“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的感慨。这也正是他在收复失地,重返家园的希望与失望情绪交织的复杂情绪。

此时,却莫名其妙地从高文心中浮现而出,酒意上涌,歌以咏之,情以抒之。

云摩勒斜着一双杏眼,吃吃道:“读书、识字很了不起吗?”

高文:“确实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在这个年代,读书识字却给了很多选择,给了你过另外一种人生的可能。这韩城实在太小了,我想看看更大的世界,我想……我做梦都想……这样的日子,我再不想过了……”

云摩勒:“你要什么?”

高文摇晃着身体走到床边,扑通一声扑下去,将头埋在被子里:“我要什么呢,我要什么呢……”

云摩勒也跌跌撞撞地跟过去:“你要什么?”

因为战立不稳,她也一头扑进被窝中:“说说我吧,我想要……我什么都不想要……是的,什么都不想。”

高文:“我想要读书要科举,我要做官,做最大的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下。”

“哦,高阁老你好,高阁老再见!”

“阁老,我喜欢这个称呼……抽屉里有银子,有你的路引和买身契……”高文实在有些支撑不住:“明日我要去平凉,说不好以后就不韩城了,你自可离去。”

“我不是你丫鬟吗?”

高文:“我可从来没想过,你是自由的。还是你说的那句话,你要什么?是的,这个问题我们都要想想,我要做出选择。”

……

雪还在落,太阳已经升起了。

高文突然醒过来,这才想起今日就要起程去平凉。

头还是疼得厉害,宿醉未醒。

高文忙从被窝里钻出来,身上一凉,才发现自己****着身体,而床单上却留着一小摊红色的血,就好象那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在定睛看去,自己身下那物上还粘着干涸的血沫子。

“丝,我……好象做了什么……云摩勒……”不用想,那床上的红色正是处子之血,乃是自己和她酒后乱性的结果。

“云……姑娘!”高文急忙穿了衣服跳下地,冲出房门,去了云摩勒的房间。

里面已经没有人,就连自己给她买的随身衣物也都带走了。只用笔在墙上写一行字“我走了,后会无期!”下面画了一个云纹花押。

那字龙飞凤舞,直如银钩铁划,仿佛要破壁而出。

这女子一定是个有来历的,写得如此一手好字。而且……而且,她好象有不错的武艺。

一刹那,高文有种抛下一切去追那长腿高个女子的冲动。

可是他不能,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牵挂实在太多。

立了半天,高文突然哈哈一笑:“男儿行处是,未要论穷通……懦弱小儿,谁欺负你,杀回来就是了……云摩勒,谢谢你!”

当下就戴了毡帽,背了一张蒙古弓一壶羽箭,腰挎雁翎刀,手提一根哨棍出门朝县衙走去。

刚到衙门口,就看到石幼仪扶着母亲立在冷风中。

高文忙跑过去:“娘,你怎么来了,这么冷的天。”

高母伸出手摸着高文的脸:“文儿,娘的好儿子。昨天的事情娘听人说了,忍字头上一把刀呀!忍一忍,就过去了。”

高文握住母亲的手,淡淡地笑起来:“娘说得是,且放心好了,儿子知道分寸。”

说完,又看了石幼仪一眼:“妹子,照顾好母亲。这次去平凉,若一切顺利,等到秋后,我就娶你。”

听到这话,石幼仪俏脸一红,眼睛就湿了,什么话也不说,只微微一福。

那头,去平凉府的人马已经聚齐,就有人喊:“高师爷,快过来,要走了。”

“得儿!”有人吆喝一声,抽了个响鞭,大车缓缓前行。

“来了,来了!”高文又深深地看了母亲和未婚妻一眼,踩着积雪大步跟了上去。

“高文,你属乌龟的,怎么这么慢,耽误了县尊大老爷的事,你吃罪得起吗?”人群中闪过韩隗那张充满讥讽的脸:“还真当你是衙门里的四老爷啊,我呸!”

就将一口痰吐到高文脚边,绿绿地在白雪的映衬下煞是醒目。

这鸟人,前几日见了高文都是一脸的笑,其中未必没有讨好的意思。今日见了高文,见他落了势力,又恢复成以往满面的仇恨:“高师爷,高四老爷,昨天的耳光滋味如何呀?”

高文也懒得理睬他,直接跃上一辆牛车:“走!”

这次去平凉府乃是解送三百具马鞍,这玩意儿很占位置,足足地拉了六大车。

从韩城去平凉府足足有五六百里路,出了韩城就是典型的黄土高原地区。沿途人烟稀少,路上也不太平。因此,这次韩城县衙不但征集了六辆牛车和六个车夫,还派出去二十个民壮。

这些民壮都有武艺在身,随身携带着弓箭、腰刀、长枪等器械,可谓是全副武装,为的就是预防路上遇到歹人、山贼。为了将军用物资平安运到安东中护卫,梅良还借了一匹上好的战马。此时,这匹马就在韩隗的屁股下。

相爷

相爷

作者:衣山尽类型:历史状态:已完结

《相爷》为衣山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风雪之夜,杯盘狼籍。 烛火摇曳,一坛酒已见底。 高文已经彻底醉了,他身上只穿着一件薄棉布衫子,敞着怀,露出结实的胸膛。手中筷子使

小说详情